访谈

主页 > 访谈 > 正文

李建安代表:要向商品林要生态效应和碳汇 给予生态保护者生态补偿

2021-03-22 14:22
来源:中国访谈
【字号: 】【打印

中国网:“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指出,要加快推动绿色低碳发展。规划《纲要草案》进一步明确规定“十四五”时期森林覆盖率从23.2% 提高到 24.1%,完善森林、草原和湿地生态补偿制度。林草业对低碳发展、乡村振兴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今年“两会”召开期间,代表委员们如何规划未来5年经济社会的发展目标,将生态文明理念转化为绿色发展举措,无疑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中国访谈》为此特邀全国人大代表、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林学院院长李建安教授来跟网友们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和心得。

全国人大代表,民建林科大支部主委,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林学院院长、教授李建安。

中国网:李代表您好!非常高兴今天能够邀请您做客我们的节目。

李建安:网友们好,我是全国人大代表李建安。

中国网: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和“十四五”规划《纲要草案》都强调要推动绿色低碳发展。您怎么理解绿色发展的含义?您怎么看绿色发展与林业的关系?

李建安:绿色发展是党的十八大以后提出来的新的发展理念,成为我们国家现在五大发展理念之一。绿色发展,我理解的是面对我们国家目前的资源环境的一些问题而提出来的一种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生态优良的发展方式,这也可以说是我国现阶段实现高质量发展必然要走的一条道路。

森林是陆地上最早存在的系统,森林的资源、森林的生态环境本身是人类发展的一个基础。习近平总书记说了,森林“是国家、民族最大的生存资本,是人类生存的根基”。林业作为培育、保护和利用森林资源的行业,与绿色发展关系密不可分。

首先,林业是绿色发展的保障。林业是事关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性问题,绿色发展与可持续发展在世界上是一脉相承的。实际上林业作为利用森林资源的一个产业部门,它必定要走绿色发展之路,否则它必然会引起森林资源、森林生态环境难以逆转的破坏。

中国网:我们知道您是林业方面的专家,那么林业其实它也是一种产业,那它的绿色价值体现在哪儿呢?

李建安:就经济社会来看,因为绿色价值是贯穿于我们的生存、生活、生产等多个方面,森林其实是多部门的,它对于人类的生存、生活和生产都是极为重要的。首先,它提供的是一个绿色的环境,我们人类的诞生以及人类的文明,首先应该说发于森林,如果没有森林就没有人类,更没有人类的文明。

第二,森林提供了生态服务,成为我们的农田、村庄、城市的一个生态安全屏障,森林它具有固碳释氧、涵养水源、保持水土、防风固沙、调节气候、净化环境等这些生态效应。

第三,森林可以提供木柴、果品、油料、饮料、部分药品的原料等等。各类林产品满足人类对绿色、天然、净化生活的需求,同时它也可以满足工农业原料的需要。

中国网:您曾经提出过要构建林业生态经济体系,那是怎样的一种构想?

李建安:林业生态经济体系不是我提出来的,而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自然而然产生的。林业具有生态功能,同时它又具有产业功能。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我们国家实施了生态林和商品林分类经营的制度,生态林的目的是为了生态效应,商品林的目的是为了经济效应。这应该是经营体制上的一个重大变革,现在它也成为我们的一种基本的经营制度。 但是,这种分类也有一些不利的地方。如果说生态林不讲究经济效应,没有经济效应,那么在现在的市场经济的局面之下,发展生态林,它的驱动力就不强;如果没有经济收入,那也没有办法发展得好。而商品林如果它不注重生态保护,它将带来一些严重的生态的问题,由此就要思考我们怎么样向生态林要经济效应,怎样向商品林要生态效应,这就是我们在林业工作中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所以,在这些年我们国家就提出来了一个叫做水土保持经济林、生态型经济林等等,后来也提出来林下经济。这样的话其实它是一种新的经济业态。

在2018年的时候,习总书记首次系统地阐述了生态文明思想,他提出构建“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可以说这套生态经济体系在林业上首先得到了实现,林业应该说也是实现构建生态经济体系最好的这样一个载体。

中国网:所以既要考虑经济效应,也要注重环境保护。

李建安:是的,是这个意思。

中国网:我们既然提到了产业,其实林业提供经济价值的主要是经济人工林。我知道您对油茶也比较有研究,可不可以给我们讲一讲,我国油茶的种植还有加工的情况怎么样,对我国食用油产业有什么样的意义?对于我国的脱贫还有乡村振兴又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李建安:我们这一轮的油茶生产热潮是从2008年开始的,2008年以后,我们国家的油茶产业获得了快速的发展。目前我们国家已经有油茶林的面积是接近7000万亩,每年茶油产量超过了60万吨。在2018年的时候全国茶油总产值超过了1000亿。这个产量虽然不是太高,但是它是2009年的时候的12.6倍。按照我们国家林业主管部门新的林业油茶产业发展规划,规划到中期面积是达到9000万亩,产量是200万吨,产值要达到4000亿元。到2035年,也就是远期,提出了(种植面积)1亿亩、(产量)300万吨、产值过万亿这样的目标。这个规模和产量应该说接近了世界上油橄榄的总体水平,而且我也认为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但是,我们目前油茶产业发展最主要的问题,我们在种植这块平均单产还是比较低,而且我们的油茶产业的产业链还不长,所以,我们的产业总体效应不是十分的显著,应该说离现代油茶产业体系的要求还有相当大的距离,这是总体的情况。

至于油茶产业与我国的食用油料、脱贫攻坚以及乡村振兴有什么样的关系,或者说它在这些方面有什么样的作用,我是这样来看的。油茶它实际上已经成为我们国家食用油的一大树种。如果产量达到了300万吨,将占到我们食用油料消费现在水平的接近10%左右,这可以说对我们国家维护食用油的安全是非常具有意义的。

第二,油茶在脱贫攻坚实践中已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借一句名言,我们湖南省流行的一句名言:“一亩茶树百斤油,子子孙孙不用愁;百亩茶树万斤油,又娶媳妇又盖楼。”按照国家林草局的统计,这些年油茶带动了300多万贫困人口实现了脱贫致富。

另外,油茶是我国广大的南方红壤地区包括湖南最好的一个生态经济林树种,它的收益期长达60年以上。它现在的种植规模也挺大,而且茶油质量也在不断提高,这一定会成为乡村振兴的一个重要的产业。所以,习总书记也非常关注和重视油茶产业的发展,他也多次说,“茶油是个好东西……要大力发展好油茶产业”。

中国网:所以,油茶产业在脱贫攻坚的过程当中,其实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李建安:我认为它是一个不落的产业。

中国网:您还提出了打造贫困地区的林业生态富民产业,可不可以介绍一下这是怎样的一个设想呢?

李建安:我们国家60%的贫困人口集中分布在山区,生态区位最重要的地区,同时也在生态系统的脆弱地区。比如说,湖南、贵州武陵山区部分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这些地方石漠化非常严重。因此在这些地方,这些贫困的山区其实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贫困的问题,一个是生态的问题。而且贫困的问题与生态的问题又互为因果关系,因为贫困就要发展生产,就破坏了生态;因为生态环境的恶化,生产的条件又越来越恶化,所以它是互为因果的关系。因此,在贫困山区它的两大任务,一个是要发展经济,一个是要保护生态。所以,发展林业,特别是特色的经济林,它是一个最佳的选择。因为特色经济林是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结合得最好的一个产业的门类,多地的实践也证明了。比如说北方的土质山区他们的山杏做得非常好,也是成为土质山区荒山绿化的一个重要的树种,同时也是重要的农业产业门类。西北沙漠化地区的沙棘,还有黄土高原的花椒等等,这些都显示出在脱贫和生态建设中的重要的作用。

中国网:虽然林业作为产业是有巨大的经济价值,但当前我国的林业主要还是以生态建设为导向的。您曾经提出过要建立以绿色生态为导向的补贴制度,对商品林生态经营基地还有森林生态标志产品给予绿色补贴,那么您提出这样的建议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在具体的做法上有没有什么设想?

在北京参加“两会”的李建安代表在人民大会堂前拍照留念。

李建安: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也非常得深刻,这也就是我前面所说的,前面提过的一个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的另外一个方面,这是现在我们按照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打造一个林业生态经济体系,这样的另外一个方面。

目前我们国家的商品林经营总体来说它是按照分类经营的,商品林这里面往往不太关注、不太重视它对生态环境的保护。比如说,过度耕作使得林下寸草不生,或者长期疏于管理,林地是杂草丛生,总体来说我认为它是一种叫做粗暴式经营和粗放式经营并存的状态。总体来说林分的质量、林分的产量和生态效应都是比较低,持续经营能力弱,甚至可能导致一些水土流失、土壤退化以及环境污染等等这样一些生态的问题。因此,我们说必须要改变传统的经营理念,我们走生态经营的道路。

生态经营其实就是说把商品林也当作一个生态系统,按照生态学原理,采用生态化技术,实行生态化管理,这样我们经营的目标就是为了生态优良、产品优质或者产出高效。理论上,生态经营的商品林可以发挥与生态林相同甚至更高的生态效应。所以本着公平的原则,应当要对这种生态的保护者给予生态补偿。

设立生态标志性产品是我国首创的一个森林的产品标识体系,它这个初衷是认定这个产品是来自于生态系统良好的森林,或者说我们前面讲的实行了商品生态经营的产品,所以对它实施生态补贴的理由是与商品林生态系统是一样的。

我国总体上是一个缺林少绿的国家,我们人均森林面积相当低,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只有2.25亩,现在也基本上是这个水平。我们人均的蓄积量更低了,只有世界人均的七分之一,如果我们说不考虑商品林这块,仅仅只靠生态林,它的生态效应的输出不足以承载我们国家的经济社会的发展。所以,我们提出来应该向商品林要生态效应。于是,我觉得对于商品林的生态经营、它的基地,包括设立生态标志产品的这些绿色补贴的意义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网:没错。去年9月,我国宣布要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在2030年前力争达到二氧化碳排放的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我们知道林业对于吸碳减排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国的植树造林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由于国土有限,您刚才也说到。我们今后想要创造更多的森林恐怕也非常困难了,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样进一步提高森林的吸碳固碳的作用,早日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呢?

李建安:碳中和我理解是意味着碳汇和碳排是相当的。森林它是陆地上面最大的碳汇源。我们国家也做了一个统计,2008年我们的森林植被的固碳量是4.34亿吨,森林植被总的碳汇接近达到1000亿吨。碳汇它主要是决定于森林植被它的蓄积量,和蓄积量是密切相关的。现在我们国家森林的总蓄积量也就大概是100亿立方米。我们国家规划的是到2035年要达到是210亿立方米,2050年达到265亿立方米,可见现在差距还是非常大。所以要提高蓄积量或者是碳汇的功能能力,出路只有两条:一是通过森林的精准提质,包括低效林的改造,来提高森林的质量特别是森林的蓄积量;二是向商品林特别是经济林要碳汇,现在经济林也提出来果材两用,也就是既可以果用,可以产果品,又可以是材用,产蓄积量。这两个方面吧。

中国网:好的,今天非常感谢李代表接受我们的采访,也带来了非常多的精彩观点。

(本期人员——编导/文字:韩琳;记者:白璐;后期:刘凯;主编:郑海滨)



分享到:
( 编辑: ) 【字号: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