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主页 > 社会 > 正文

合肥母亲携子女坠亡:全职带娃多年被夫家指责,刚工作提离婚

2021-03-19 15:08
来源:荔枝新闻
【字号: 】【打印

3月12日清晨,29岁的合肥女子杨某燕携子女纵身从24楼的家中跃下,其大女儿当场死亡,小儿子经抢救无效后离世。据警方通报,杨某燕系因家庭矛盾及夫妻感情不和,携子女跳楼自杀。

除了案发当日简短通过电话外,夫妻双方的亲属再无沟通和协商。杨某燕丈夫杜海峰的电话始终关机,杜家人去年在邻村租住的房屋也一直紧闭。杨家人精神濒临崩溃,想要找寻昔日的亲家商量后事,却又毫无办法。由于沟通陷入僵局,杨某燕与子女三人的遗体仍停放在殡仪馆内未能办理身后事。

母子三人坠亡的悲剧让完整的家庭支离破碎,也不禁引人追问,在此之前,杨某燕究竟经历了什么?

(事发地已解封)

荔枝新闻在事发地合肥长丰走访了多位杨某燕的邻居与同事,并设法联系上了她的亲属与朋友,试图还原这位年轻女性作为母亲和妻子的困顿。荔枝新闻也设法联系了杨某燕丈夫杜海峰及其家人,但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复。

坠亡

3月12日清晨六点零一分,杨某燕妹夫的手机收到一条杨某燕发来的长消息。彼时,一家人还在睡梦中,谁也没想到这段文字会是杨某燕最后的告别。

消息发出后不久,杨某燕带着两个孩子走上了末途。

直到七点多醒来,杨丽才从丈夫的手机里看到这条信息,上面写道:“善待我妹妹”“弟弟对不起。姐姐不能保护你了……爸爸妈妈交给你了!姐姐想离开这个家,但又离不开孩子所以选择了这条路!……”

(杨某燕生前遗言)

杨丽从字里行间中感觉到,出事了。

她赶忙联系姐姐和姐夫,但杨某燕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姐夫杜海峰的电话也总是不通。“当时心慌,整个人都崩了。”后来好不容易拨通,杨丽回忆杜海峰当时只匆匆说了句:“在二院”便挂了电话,也没说清楚究竟是省或市哪个二医院。她和弟弟杨军就挨个跑了一遍,但都扑了空。

临近中午,母亲尹秋月来电话称警方叫家人去派出所备案,杨丽便和弟弟一道返回几十公里外的村里接了父母同去。下午三点半,一家人从派出所出来,杨丽无意间看到新闻时才恍然,原来出事后,姐姐和外甥女并没有被送去医院过,小外甥虽然被送往医院抢救,但也没能救回来。

荔枝新闻从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当天上午杜海峰陪同儿子昊昊一起赶往医院,随后被警方带走。

12日晚间,荔枝新闻赶往事发地看到,白天封锁着的警戒线已被撤去,坠落处还留着被折断的树枝与散落的叶片。杨某燕家门前被贴上了封条,门外散放着几双大大小小的鞋子,一辆黑色婴儿推车静放在走廊间,车内紫色被褥的边缘沾着些污渍,看上去已经使用了很久。邻居说,杨某燕从前常常用这辆推车带着两个小宝外出。

(楼道间还停放着杨某燕从前带孩子用的婴儿推车)

隔天,小区内来来往往的居民看起来依旧如常,只不过从杨某燕家楼前经过的行人总是会转头看看草坪。

不解

杨家人至今也想不透杨某燕为什么会做出如此极端的选择。在他们的印象里,此前似乎并没有迹象显示出杨某燕有轻生的念头。

就在事发前一个月,杨某燕办理好了健康证,并于2月下旬在小区附近的超市寻得了一份蔬菜摊位管理员的工作。在此之前的几年里她一直在家照看着女儿和儿子。新工作的上班时间从下午一点半到晚上九点,月工资两千多。

(杨某燕生前工作的超市摊位)

事发五天前的3月8日,杨某燕向当地民政部门提出离婚申请,并将此事告诉了朋友与家人。

(杨某燕和朋友提到申请了离婚)

家里人都对杨某燕的决定表示了支持,杨丽说,她们在老家的房子即将拆迁重建,即使姐姐离婚回了娘家也有地方可以落脚,杨父杨母也愿意帮着照料孩子。发小杨晓梅记得,杨某燕还曾答应她以后要好好上班,努力赚钱,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和生活。

3月9日,暂居在朋友家的杨某燕给母亲尹秋月打了通电话,言语间满是对两个孩子的牵挂。尹秋月劝慰她把心放宽,如果离婚,家里人会一同帮她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哪怕只争取过来一个也好。

3月10日下午,杨某燕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她生前最后一条动态,是随意拍摄的车尾与路面,并配文:“有个词叫练车,有个词叫坚持,有个词叫重来!”家人和朋友都觉得,杨某燕的心情应该没有受到离婚的太大影响。

事发前一晚,杨某燕回到自己家中,并与母亲尹秋月简短地通了视频电话,简单寒暄后,两个外孙儿通过屏幕叫着“姥姥好”,杨某燕的婆婆从视频画面里走过,一切看起来并无异常。

但这一切却在3月12号清晨戛然而止。

警方在案情通报中表示,经查明,杨某燕系因家庭矛盾及夫妻感情不和,携子女跳楼自杀。

(丈夫杜海峰与杨某燕在11日下午的对话)

杨家人听警方说起,3月11日当晚邻居曾听到杨某燕夫妇家传出争吵声。在拿回杨某燕的手机后,他们看到,11日下午,杨某燕与杜海峰曾频繁互通语音电话,临近下午四点,杜海峰发信息询问杨某燕在哪里要去找她,并称自己已经在路上,没有心情上班了。杨某燕则说自己将在车库等他。对于回家后那一晚所发生的事情,杨家人想要知道更多的细节。

婚姻

2016年,杨某燕经人介绍与同为长丰县人的杜海峰结了婚。杨家和杜家所住的村庄相距20公里,开车也不过半小时。妹妹杨丽说,两家人多少沾点亲带点故。

婚后不久,夫妻俩在长丰县城南部贷款买了新房。这里与合肥主城区交界,是长丰县域经济发展的龙头,当地人习惯称其为“合肥北城”。高层住宅小区鳞次栉比地坐落于此,街道之间林立着各色商铺,生活算得上便利。但小区周围却稍显空旷,举目望去,仍有很多正在建设中的工地。

(杨某燕与丈夫居住的小区外围)

婚后一年,夫妻俩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杨某燕自此开始专心在家育儿,丈夫杜海峰外出赚钱养家。偶尔,在外打工的公婆、娘家人也会接济小夫妻俩一点。2019年,小儿子昊昊出生,家里的经济负担也更重了些。

邻居们与杜海峰打照面的时间不多,只知他是做装修工程的,每天早出晚归,为人看起来老实本分。对于网上流传的杜海峰赌博传闻,他们均表示未曾听说。

相比之下,邻居们对于杨某燕更为熟悉,总是能在小区院子里看到她带着两个孩子散步,她平日衣着简单、不好打扮,两个孩子时常围绕在妈妈身边,也不认生,可爱的模样尤其讨人喜欢。

独自在家养育两个孩子本就不轻松,对杨某燕来说更是如此。小儿子昊昊常常生病,患有慢性肺炎的他,一受凉就会止不住地咳嗽。大女儿琪琪则患有天生耳疾,语言表达也因此受到一定影响,常常采取哭和闹的方式,让人很难即刻理解她的需求。杨某燕在遗言里提到,一次女儿琪琪发烧至39度,她的裤子被女儿尿湿了两次却来不及换,就匆匆抱着女儿下楼买药,借着药房的开水给女儿喂药,忙前忙后,午饭也只吃了一口。

(杨某燕生前遗言)

“很难带”。发小杨晓梅记得,曾经有一次,她在杨某燕家睡午觉,琪琪的多次哭闹吵醒了她。邻居们也留意到,平日串门时,杨某燕家中物品放置有些杂乱,看上去并不甚整洁。但抚养孩子的困难,杨某燕鲜少向她提及。

“我的孩子们快乐,我就快乐”,这是杨某燕写在微信上的签名。在她留下的为数不多的视频影像里,她在动物园里抱着女儿看大猩猩,在游乐场里看着儿子滑滑梯,脸上挂着微笑。

矛盾

发小杨晓梅是从去年开始频繁听到杨某燕对婚姻生活有所抱怨的。

据杨晓梅回忆,在生完小儿子之后,杨某燕的婆婆突然患了重病,无法外出打工,因此她与杨某燕就谁在家带孩子,谁出门挣钱一事产生了分歧。

杨某燕在遗言中写道:“2019年新年正月初九,非要逼着我把孩子给杜海峰妈带,可以说硬抢……我回答不要你们带!”其后的叙述里,她继续写到自己和公婆双方在这一问题上无法妥协,直至争吵置气,互相辱骂。

杨某燕并非没有出去挣钱的打算。她告诉杨晓梅,等到小儿子断奶以后,她才会考虑上班的事情。

另一重矛盾,来自杨某燕对丈夫默许公婆指责自己的不满。“你从来保持沉默,我要求很低,不讲偏帮我,就说句公道话,事实你都没说过。”在遗言里,杨某燕提到,对于自己与公公的争吵,丈夫杜海峰的态度是“你只有忍着”;在自己与公婆谁带孩子谁出门赚钱的问题上,“杜海峰就坐在老房子客厅里听着,保持沉默”。

邻居们也向荔枝新闻证实,自去年起,常能见到杨某燕的婆婆照看孩子。去年下半年的某天深夜11点,杨某燕曾敲过同层邻居家的门,但甫一开门,杨某燕就被杜海峰拉走,“(当时)我觉得他们两个是闹矛盾了。”

但所有矛盾并没有在杨某燕找到工作以后得到缓解。

在今年2月发给发小杨晓梅的消息里,杨某燕提到,公公曾经责怪只要她在家,两个孩子就会哭闹。她即使躲到电梯口,责备声也不停。而最严重的一次,是丈夫杜海峰在夫妻俩的争吵中动了手。杨某燕在消息里描述道,“打了,把我眼镜摔了,打我伤口的手,掐我脖子。脖子掐的吞咽疼,脖子还有指甲划痕。”

(杨某燕与朋友讲述婚姻遭遇)

杨某燕也向同事提及过家庭的问题,同班次的崔阿姨记得,杨某燕常常向她抱怨自己受到公婆的责备,甚至还曾不让她进家门,关系十分紧张。而每次与公婆争吵,丈夫杜海峰也从不帮腔。

“我就惹了霉,我带孩子他们也看不起我,我上班(他们)还说我”。杨某燕在与发小的聊天中抱怨。原本按照计划,她打算等今年9月,小儿子上了幼儿园,就离开家换份工作。但随着她的纵身一跃,此计划就此搁浅。

一家人的时间也就此停滞。事发以后,杨某燕家门口贴上了封条,再无人居住。丈夫杜海峰的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社交平台不再做回复。杜海峰母亲存有孩子们日常生活记录的短视频社交账号也已不再可见。杜家人在老家邻村租住的一处房屋始终紧闭大门,一家人不知去向。该房主胡先生向荔枝新闻表示,杜家人因老屋翻修,租房以放置家具杂物,平时鲜少居住于此。杜海峰老家村干部向荔枝新闻表示,自己新上任,对于杜海峰一家并不了解。

现如今,杨某燕和孩子的遗体还停放在殡仪馆内。殡仪馆工作人员透露,类似的非正常死亡事件需要由公安部门出具火化介绍信。负责办理此案的双凤派出所工作人员介绍,由于双方亲属暂未就死者善后事宜达成协议,因此相关手续目前尚无法办理。

(文中提及人物除杨某燕外全为化名)

(原题为:《合肥母亲携子女坠亡:全职带娃多年被夫家指责 事发前月刚工作提离婚》)


分享到:
( 编辑: ) 【字号: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