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主页 > 生活 > 正文

“我们就是小白鼠”:科学家自研新冠疫苗并亲自试用

2020-09-04 16:32
来源:健康界
【字号: 】【打印

  2020年4月,距离最早的新冠疫苗大规模投入临床试验还有三个月的时间,美国海岛城镇周五港(Friday Harbor)的镇长法哈德·加坦(Farhad Ghatan)就邀请微生物学家朋友约翰尼·斯泰恩(Johnny Stine)为自己接种了“新冠疫苗”。

  这位镇长在脸书上发布了他和斯泰恩的对话,让关注他脸书的周五港居民们惊恐不已。

  斯泰恩在西雅图经营着一家研制抗体的生物技术公司北海岸生物制品(North Coast Biologics)。他先写道:“我现在可以给你注射疫苗了吗?别担心,我已经为自己接种了五次自主研发的疫苗,成功产生抗体了。”

  “听起来不错。”加坦在回答了一些问题后写道。

  一些居民对镇长的举动提出了质疑,也有居民质疑斯泰恩的资历,但加坦为25年的朋友辩护称,“他是站在最前沿的药物科学家”。

  一些居民将这一情况上报至当地执法和监管机构。5月,美国FDA就警告斯泰恩不要误导民众。6月,华盛顿州司法部长对斯泰恩提起诉讼。因为斯泰恩不仅向镇长提出了未经证实的主张,还为约30人注射了未经测试的新冠疫苗,每人收费400美元。

  “特殊时期需要特殊行动”

  尽管斯泰恩的宣传策略不同寻常,但他并不是唯一一个为自己、家人、朋友和其他感兴趣的人研制实验型新冠疫苗的科学家。

  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科学组织都曾研制并使用实验型新冠疫苗,其中包括著名的快速部署疫苗合作组织(RaDVaC)。

  在RaDVaC的23位科学家中,最为知名的当属哈佛医学院遗传学家家乔治·丘奇(George Church)。哈佛医学院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虽然丘奇教授的实验室参与了一些新冠疫苗研究项目,但他向哈佛医学院保证,RaDVaC开发疫苗的相关工作不会在哈佛医学院的实验室里进行。”

  而在CoroNope等其他保密项目中,科学家们为避免与单位发生冲突或者惊动FDA,选择了匿名。

  每个“DIY行动”都多多少少秉承了一个理念:特殊时期需要特殊行动。如果科学家有能力、有精力,就理应这么做。

1.jpeg

  支持者认为,只要目标明确、过程透明,试验就会有收获,大家都可以从中获益。

  反对者则表示,这些科学家开发的疫苗没有经过真正的随机对照试验和安慰剂对照试验,无论他们的初衷有多好,都不太可能有切实的收获。

  更重要的是,接种这些疫苗可能会引起严重的免疫反应和其他副作用,还可能给接种者造成一种被疫苗保护的错觉。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伯曼生物伦理学研究所(Johns Hopkins Berman Institute of Bioethics)主任杰弗里·卡恩(Jeffrey Kahn)评论道:“如果是自己开发自己试用,那么他人无需置喙,但是,一旦有人开始怂恿其他人尝试未经验证的疫苗,就和江湖骗术无异了。”

  “我们就是小白鼠”

  斯泰恩的项目和由《麻省理工技术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首次报道的RaDVac疫苗项目有两大不同之处:首先,后者没有对疫苗收费的计划;其次,RaDVaC有一份59页的科学文件,用来解释疫苗的工作原理,指导其他可能想自己混合疫苗配方的人。

  3月,家住波士顿的基因组科学家普雷斯顿·埃斯特(Preston Estep)给一些科学家朋友发了一封邮件,询问他们是否有兴趣自己研制疫苗。不久,他就和给出肯定回答的朋友们共同研制出了一种由五种成分简单混合而成的多肽疫苗,可以通过在鼻子上喷洒进行接种。

  这种多肽疫苗的关键成分是科学家们在网上订购的多肽。如果一切顺利,多肽可以训练免疫系统抵抗新冠病毒。

  该疫苗的研制者们都接种了疫苗,并且将疫苗分享给了家人。迄今为止,接种该疫苗后出现的最严重反应也只有鼻塞和轻微头痛。随着新冠病毒研究的发展,埃斯特还改进了配方。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在鼻子里喷了8种自行研发的疫苗。

  传统的药物开发会用小白鼠等小动物做实验。埃斯特说,对于RaDVac来说,“我们就是小白鼠。”

  丘奇表示,他尊重传统的评估程序,但也应该有“预先研究”的空间。他整个职业生涯的大部分工作,包括编辑人类基因,一开始都被认为是“边缘化”的。

  埃斯特说,截至上周,美国、瑞典、德国、中国和英国已经有大约30人接种了实验型新冠疫苗。巴西的一名大学教授告诉他,自己正在考虑在实验室里制作并免费分发新冠疫苗。

  按照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医学历史学家苏珊·E·莱德勒(Susan E. Lederer)的说法,科学家在自己和自己的孩子身上公开测试疫苗的历史由来已久,但近几十年来已经不那么常见了。

  8月,哈萨克斯坦政府机构——生物安全问题科学研究所(Scientific Research Institute for Biological Safety Problems)宣布,该研究所的7名员工成为该所新冠疫苗的首批接种者。俄罗斯和中国也有科学家发表了类似的声明。

2.jpeg

  通过脸书获得的“新冠疫苗”

  华盛顿州司法部长鲍勃·弗格森(Bob Ferguson)称,斯泰恩的问题并不在于他试用了疫苗,而在于他把疫苗卖给了华盛顿那些害怕病毒并希望找到“灵丹妙药”的居民。斯泰恩关于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说法都没有根据。

  3月,即在和两个十几岁的儿子接种疫苗几个月后,斯泰恩在脸书上发布了一则自己公司的广告,声称自己开发的疫苗已经让他对病毒产生了免疫,感兴趣的人可以支付400美元接种。

  斯泰恩在一次采访中说,与抗体打过几十年的“交道”,他知道制造疫苗“相当容易”。他将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基因序列放入生理盐水中,注射到上臂皮下,然后进行滴度检测,寻找血液中的抗体。从下载序列到滴度呈阳性,共花了12天的时间。

  根据与检察官达成的协议,他必须向所有接种了这种疫苗的30人退款。

  美国蒙大拿州一名60多岁的男子及其家人接种了斯泰恩开发的疫苗。这名男子表示,现在他可以放心地与确诊新冠肺炎的人接触了。

  斯泰恩声称,他的疫苗和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正在开发的一种重组疫苗类似,他的疫苗不仅能预防病毒感染,还能治疗感染者。匹兹堡大学负责疫苗研发的首席研究员路易斯·法罗(Louis Falo)说,在看过斯泰恩组合疫苗的方式后,他对其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表示怀疑。

  20世纪90年代,斯泰恩曾为分子生物学家帕特里克·格雷(Patrick Gray)工作。格雷对乙肝疫苗的研发作出了贡献,现在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格雷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他不认为斯泰恩是一个骗子。虽然斯泰恩在科研方面作出了努力,但他忽略了FDA对药物开发的规定,因此不可能成功研制出新冠疫苗。格雷还评价道,斯泰恩“这位年轻的科学家”急于“公布作品”以推进事业发展,但往往结论太多而论据太少。

  周五港镇长事后说,他很后悔在脸书上公开回复了斯泰恩的信息,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为免费接种朋友的疫苗而道歉。“新冠疫苗左等右等也等不到,有一点保护总强过一点保护也没有。”他表示。

  目前,争议已经打乱了他和斯泰恩的计划。但他说,如果还有接种的机会,“我会接受的。”

  原文来源:New York Times

  原文标题:These Scientists Are Giving Themselves D.I.Y. Coronavirus Vaccines


分享到:
( 编辑: ) 【字号: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