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主页 > 访谈 > 正文

陈文玲:小心,美国货币放水可能给我国造成重大损失

2020-08-13 16:35
来源:中国网
【字号: 】【打印

中国网: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开会议,决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开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会议还分析研究了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特别强调,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如何看待当前的经济形势?会议内容还有哪些亮点?就相关问题,《中国访谈》特邀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与网友们交流。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刘凯 摄)

中国网:陈老师您好!

陈文玲:你好!

中国网:您刚才也提到了中美之间存在了各种对抗,有一种观点说,中美关系进入了新冷战,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陈文玲:现在是这样,美国的蓬佩奥,还有FBI(联邦调查局)局长最近在美国多次讲话里面提出来要与中国进入新冷战,他们的讲话里明确就是这样说的。美国70位战略家还有智库专家讨论的时候,有人提出来是1.5冷战,是1.5的冷战,还不到2,还不到3,好像刚刚开始冷战,也有人说,现在还没有进入冷战。

我个人认为,应该说现在冷战是美国一厢情愿,它希望冷战,希望推向冷战。但是冷战所谓“战”是需要双方的,你跟我战斗,我是要接招的。但是我认为,第一,中国不承认新冷战;第二,中国不希望有新冷战;第三,中国竭力避免新冷战。因为中美两个大国,它们的经济总量,就是GDP,占全球的40%;制造业总值占全球40%;人口占全球的25%;贸易也占全球的差不多现在的1/4;创新像独角兽企业,这两个国家按去年的数字,占全球的76%;最大的500个互联网App平台90%是中美两个国家的。中美两个国家也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G20成员,APEC成员,在国际舞台上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举足轻重。而且现在美国是第一大经济体,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

现在我可以说美国是第一大经济体,处在科技创新的山顶上,它的军力(军事力量)也是在山顶上。美国也有很多科技发明创造、人力资本,还有它的美元霸权,都在山顶上。但是它希望把每一个有可能攀登到山顶上的人踢下去,让它滚到山下去。它觉得现在离山顶越来越近的就是中国,所以,它现在把所有的火力都集中到中国身上,它希望和中国能进入新冷战,运用它现有的优势,运用它现有还存在的霸权力量,然后彻底地摧垮中国或者肢解中国。

美国建国以后已经有6次大的战略转移,包括从北美大陆向欧洲的战略转移,到中东的战略转移,到肢解苏联等等,这是它第6次战略转移,我叫它“捕猎式的战略东移”。我觉得它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摧垮或者肢解中国,使中国永远不可能攀上顶峰。美国虽然还在山顶,但是它的道德、信用、大国的威信、大国的形象已经跌入谷底,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已经被毁灭了。习主席在2017年4月5日访问美国,在海湖庄园讲话的时候说,我们有一千个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个理由把中美搞坏。但我们确实在以一千个理由搞好,正是在照着这样的方向努力,但是美国不想跟你搞好,美国就是想打压、围猎、肢解、遏制甚至摧毁(中国)。

我觉得美国现在处于非常微妙的关头,一个是贫富矛盾、种族矛盾、社会矛盾、两党矛盾,这些矛盾交织在一起,加上疫情、国情、选情、民情,这些“情”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而且现在民主党的拜登和特朗普之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现在这三个月是最敏感的三个月,也是最危险的三个月,也是最容易爆发突发性事件的三个月,其中有几个方面应该特别关注。

第一,美国为了救经济,大量地放水。现在美国的国债已经超过25万亿了,政府的负债已经超过7万亿了。现在美国的疫情还没过去,美国救助经济还会持续。所以,美国成为债务大国,债台高筑,会加大放水的力度。

货币放水以后,恰逢我们资本市场全面开放,包括银行、证券、保险,金融市场全面开放。我个人非常担忧,如果它只是用于美国国内的纾困,作为一种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我认为还是合理的。但是如果大量的印出来的钞票流入国外市场,流到哪儿它都会用印出来的钱——没有任何和实物、和黄金有关系的这些货币收购你的优质资产,比如说买房地产,进入资本市场进行大规模的收购,这对我们来说会造成非常重大的损失。因为你用它的钱,跟打白条差不多,然后它拿走你的东西了,这是巨大损失。

第二,经济上要特别防范的是,美国现在开始给我们——到去年年底217个企业列入它的清单,今年33个企业+11个企业已经44个企业了,其中还包括13个高校。这高校软件系统用的是美国的,我觉得它关闭以后,对我们这个创新会产生很大影响。芯片呢,它现在要求台积电不能再给华为供货,未来如果停供的话,因为华为芯片的主要来源还是台积电,所以台积电怎么办?这对于台积电如何选择,对于华为未来能不能在台积电供货,之后实现有效的替代,甚至我的功能比它更强?我觉得这也有待于观察。而且现在荷兰ASML的光刻机也是在美国的干预下停止向中国出口,我们中芯国际购买的一台光刻机就迟迟不能到位,这都会影响到我们半导体行业的产业链安全,产业链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会受到影响。我觉得科技脱钩带来的产业链的风险,特别是我们这个产业链,实际上我刚才说了,我们可以形成内循环的,可以自成体系的产业链是比较完整的。但是迈向中高端的,特别是迈向高端的一些核心零部件,还是在美国、英国、德国、意大利、日本手里边。比如光刻胶,日本就占了全球的80%。所以,如果说美国为首的西方在这个方面对我们进行全面的打击和遏制的话,会对我们产业迈向中高端和现在已经在中高端的产业产生很大的影响。我觉得这个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第三,如果特朗普不能连选连任,那么就意味着他要下台,他下台以后就意味着有人要跟他算总账。所以,他要竭尽全力,拼死也要保住他总统的位置。所以,他不排除对中国采取更极端的措施。前一段关闭休斯敦总领馆,那也是极端措施。他还说不排除继续关闭,那我觉得也不排除在南海集结,发动战争来对抗中国,我觉得会对中国的周边环境产生影响。所以,中国在未来几个月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和很大的风险,在美国总统人选落定之前,这是一个最敏感的时刻,我觉得我们真的要做好各方面的应对准备。这是我想谈的一点。

(本期人员:责编/文字:韩琳;主持:裴希婷;摄像:王一辰/刘凯;后期:张文泉;摄影:刘凯;主编:郑海滨)



分享到:
( 编辑: ) 【字号: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