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主页 > 文化 > 正文

玫瑰是 不能没有刺的

2020-07-21 13:36
来源:美术报
【字号: 】【打印
20200721103135546.jpg

  有人言,漫画是诸多画种中最接地气的一个。其中,讽刺漫画涉及生活各个层面和角度,它关注生活、提取于生活、反映生活,是生活的一面镜子,干预生活则是它的责任与原则。同时,它是漫画若干种类中的主力军,集思想性、社会性、群众性、哲理性和幽默性于一体,因而为人们赞叹。那么,中国现代意义上第一本以讽刺与幽默为主的漫画杂志是什么?许多讽刺画里有幽默成分,幽默画里有讽刺意味,怎样来区分讽刺画与幽默画?本期向大家分享讽刺漫画的“前世今生”。 ——编者按

  漫画是艺术百花园中一朵带刺的玫瑰,它以独特的表现形式和思想性区别于其他艺术。它依附于报刊而生存,用那双火眼金睛注视着社会新闻中的时弊,进行犀利的批判。漫画不受任何绘画材料的限制,也可采用任何形式的造型来表现,在外在的表现形式上,漫画是一门“真正自由”的艺术。但是,漫画的自由却不是随随便便的,它有着自己坚定的“灵魂”,那就是“讽刺与幽默”。

  漫画传入中国不过百余年的时间,中国最早一幅现代意义上的漫画《时局图》就是一幅讽刺漫画。它以野兽来寓意帝国主义列强,生动地表现和讽刺了它们正在瓜分中国的贪婪。中国漫画生于危难时代,在以后的发展中,随着国家的命运跌宕,由此奠定了中国漫画讽刺性的基础。也使漫画与时事和新闻密不可分了。

  为漫画界募集无名斗士

  民国中后期,中国漫画经历了第一个辉煌时期。上海是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漫画发祥地,1928年《上海漫画》创刊,它是一本以漫画为主,融摄影、美文、艺术讯息于一体的都市消遣杂志。6年以后的1934年在上海创刊的《时代漫画》却是那段辉煌中的亮点。“整版的独幅漫画作品在本杂志中占据了相当的比例。在杂志的开篇增加了时事新闻的板块,铺垫出本期杂志所处的时代背景,呼应出时代与漫画的关系。时局的吃紧,也使得它展现出一种现实主义的精神,现实批判的作品占据了半壁江山。”(摘自《东方早报》2014年“从《上海漫画》到《时代漫画》”一文)

  所以说《时代漫画》是中国现代意义上的第一本以讽刺与幽默为主的漫画杂志。此刊由鲁少飞主编,张光宇发行。在这两位漫画大家的掌门之下,荟萃了当时许多漫画名家,也培养了一批青年漫画家,这批青年漫画家中有的后来成为了漫画大师,如华君武、丁聪等人。这一时期的漫画,是中国漫画家们对漫画这种外来的艺术形式进行学习、吸收、消化和形成自己风貌的一个时期,它是中国漫画的奠基,为日后做出了榜样,也确立了漫画具有介入时政,介入生活,用讽刺、幽默、深刻的漫画作品表达己见,抨击不良的社会职责。

  正如它在第33期上,为纪念《时代漫画》三周年,向全国无名作家的征稿启事中所言:“《时漫》曾不断地为中国漫画艺术培养灿烂的花朵,为漫画界募集无名的斗士,务使这本刊物成为先进与后进的漫画作家们,对于政治及社会问题等,表达意见的园地。……望我们全国无名作家幸勿惜墨如金,多多地写作最幽默、最机智、最讽刺的、最深刻入微的漫画漫文,赐登《时漫》,以光篇幅。”他们征集的是作品,募集的是斗士,这正是这本漫画杂志的光耀之处。它还让人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当时漫画家们在观察、感受和思考着当时的社会。他们满怀激情,用漫画这种形式,从讽刺的角度记录了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的历史,尽了他们作为漫画家应尽的历史责任。

  民国时期的漫画,现在学界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曾有言说:“唐诗、宋词、元曲、明清的话本小说、民国的漫画”。《时代漫画》是民国时期漫画辉煌的代表,1937年抗战爆发,它戛然而止。自1934年创刊至1937年止,短短的三年时间《时代漫画》终结于第39期,没有先兆,也没有交代。漫画的第一个辉煌时代就这样结束了。

  生活中不能没有讽刺

  中国漫画的第二个辉煌时期,是改革开放后的80年代。此时的中国正处于一个思想解放的时代,停滞了十多年的漫画开始复苏了。1979年《人民日报》以增刊的形式创办了全国第一张以漫画为主的报纸《讽刺与幽默》。它在创刊号上“致读者”一文中写道:“生活中不能没有讽刺,也不能没有幽默。在向四个现代化进军的新长征路上,需要讽刺,也需要幽默。这是我们编辑这个增刊的宗旨。他将对国内外阶级敌人反动、狡猾、愚蠢的言行给予无情地嘲笑和抨击;他还要对社会生活中的种种错误思想作风给予善意的、带刺的批评……。”这段话虽然还带有一点文革后期的味道,但它的主旨对于今天的社会依然有现实意义。在其带领下,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报纸都开辟了漫画版。老漫画家们也焕发了创作的青春,在他们的带动下,全国涌现出了一大批漫画作者,漫画创作一片繁荣景象。

  此时期的漫画仍以讽刺漫画为主,针砭时弊,讽刺歪风邪气,出现了许多犀利的讽刺作品。漫画家方成先生1980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漫画展,成为文革后第一个举办漫画展的漫画家。他创作的“武大郎开店”直指当时的时弊,影响力巨大而深远。80年代,漫画的讽刺功能被漫画家们发挥得淋漓尽致。然而,进入90年代,随着大批老漫画家的退休,再加上报纸改版潮,报纸以版面挣钱之风盛行,大批的漫画版被砍掉了,这种根植于报刊杂志而被广大读者欢迎的艺术形式没有了生存的土壤。漫画作者常常面临着投稿无门的窘境。培养起来的一大批漫画作者,有的封笔了,有的改行了,人才损失不小,繁荣了十年的漫画遭到了重创。

  如果说,中国漫画的第一次辉煌结束于抗战的爆发,是政治原因;那么中国漫画史上的第二次辉煌,就是终结于开放后经济起飞阶段的“一切向钱看”的观念之下,是经济原因。漫画这种与报纸伴生的艺术形式,却因报纸为了经济利益而被牺牲了。

  刺向社会时弊的利器“永不凋零”

  如今距民国已过去80余年,距80年代也过去30余年了,当年的讽刺漫画已风光不再,这两个辉煌时期的漫画留在了中国漫画的历史中,它们已成为了漫画的传统。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当今已进入了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人们已不再用同一个固定的思维模式去思考。多媒体的快速发展,纸质媒体的萎缩,漫画也在悄悄地发生着改变,以针砭时弊,讽刺歪风邪气为主的讽刺漫画,已不再是主流了。漫画在各大报纸失去的阵地已不可能恢复。如今,不能说漫画衰落了,但讽刺漫画的衰落确实是不争的事实。漫画在报刊上已经被弱化,它正在以多元化的形式走向其他的领域。

  80后们是看着卡通长大的一代,日本的动漫已深深根植在他们的脑海里,日、美式的漫画卡通,是他们心目中的漫画,中国现在很多年轻漫画家也都在进行这种形式的创作,因为有青少年读者,也有可观的收益。传统的漫画对于35岁以前的年轻人是陌生的,在他们对漫画感兴趣的年龄,没有受到过传统漫画的熏陶,围绕的是目不暇接的日本卡通漫画。

  当下,传统漫画的衰落,我们似乎不能去抱怨,因为找不到抱怨的对象;似乎也不应该去抱怨,因为这是社会发展的结果,是一代人与另一代人对漫画的认识和认知的不同。支撑80年代中国漫画辉煌的那批老漫画家们,如今大部分已经离世,他们人已作古,作品永垂。在他们作品里有讽刺有幽默,在讽刺与幽默里蕴含着思想,有高超的构思技巧,有巧妙的表现形式,这些都是现在年轻漫画家应该学习和继承的。社会永远不会十全十美,只要有人类社会存在,就会有时弊,就会有不良之风,就会有讽刺漫画的题材。

  现在是一个信息空前发达的时代,人们会通过网络得到各种新闻,素材就在里面。漫画家们就依然会用手中的画笔,为这个社会尽着自己的责任。我们不希望漫画这朵玫瑰身上的刺被磨灭,因为它是刺向社会时弊的利器。

  (作者系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副主任)


分享到:
( 编辑: ) 【字号: 】【打印】 【关闭